<mark id="v7rhv"></mark>
<track id="v7rhv"></track>
<th id="v7rhv"></th>

<video id="v7rhv"><video id="v7rhv"><output id="v7rhv"></output></video></video><address id="v7rhv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v7rhv">
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廬陵悅讀> 白鷺洲> >正文
        空山銀杏黃
        2022-12-19 08:32 來源: 吉安新聞網—井岡山報

        文/魏艷平

        風聚合在山頂,拉開晚秋的簾幕。一樹鵝黃似秋天的新娘,身著黃冠霞帔,捧著溫暖與希望,嫁給了時光里的高嶺。

        這是人間山河的一枚遺珠。隱匿在萬安縣五豐鎮一個叫西元的山村里,高嶺之上,與銀杏為伴,與苔米、竹林為友,它隨著那沒落村舍偶爾飄起的炊煙起起伏伏。

        許是高嶺太高,許是歲月太古,村里的人們基本搬遷走了,留下現有的粉墻黛瓦收留因登山而勞累的步伐,也收留一顆顆游子的心。在不斷的來來往往中,銀杏,它們不離不棄,一直在那里。

        是的,銀杏是高嶺的標簽。六十多株大大小小的銀杏樹鱗次櫛比布滿村落,如衛兵,以不同的姿勢,守護著大山的信仰。九十度。筆直朝天;四十五度,橫懸地面,與地面平行,遂而扶搖而上,直沖九霄。它們根扎大地,粗獷皴裂的面孔下滋養著一顆富足而無私的心,它們把來自大地的養分通過軀干向上運輸,在十幾米的高空中,一樹翩翩欲飛的黃蝴蝶與流云共舞,對話蒼穹。

        這是我第三次在深秋時丈量高嶺。自從2020年它以盛世容顏驚艷世人后,高嶺宛若珍釀已久的女兒紅,每至深秋,便開始從幽閉的時光中泄露它的姿色與體香。前幾年是和文友相會高嶺,把詩念給銀杏聽。這一次,在下午工作結束后,好友陪我直奔這崇山腹地,我想在秋色遲暮、連日雨后的初晴中以及寒潮降臨之前,去探訪它,就像去探訪故人一樣。

        安詳、寧靜的古村并不空心,它有魂,有根,它籠罩在一片慈悲的暮光中。高大碧綠的芭蕉葉滌蕩游人身上的戾氣。在一片荊藤叢中,圓木小橋,汩汩流水旁,一株碩大的銀杏拔地而起。最先搶入眼簾的,是這一樹的黃。該怎么去辨析這種色調呢,它顏色絢麗奪目、色澤明亮燦爛,一絲一絲的肌理中透出飽和度極高的黃。細小的筋脈下懸掛著靈動的小扇貝,風一吹,窈窕的扇貝似跳動的火焰,唱著激昂的“黃色交響曲”。梵高在它的名畫“向日葵”中運用了這種黃來表達他對生命的理解以及對萬物的感恩。是的,當我們面對這一樹燦若花開的銀杏時,我們也會震撼生命的多姿和感恩自然的美意。

        讓我猜猜這株銀杏的年齡吧,從它粗壯的腰身,飽經風霜的臉,以及枝杈橫生的胸懷,我想它大概不會低于四百歲。行走高嶺,你會遇見幾十歲的銀杏,也會遇見幾百歲,甚至上千歲的銀杏。它們更迭著年齡,也更迭著歲月,又或許它們根本就不記得自己的年齡。

        石徑縱橫,把我們引向更高處。謝絕美艷山茶花的邀請,一大片銀杏給我們足夠的驚喜。那漫山的黃,是自然潑灑的油墨畫,熱情、奔放,搖曳著生命的律動。它們挺立在半山坳中,并非獨木成林,它們樹擁抱著樹,枝干緊挨著枝干,決絕而向上。一串串枝條倒垂著,探向敦厚的大地。一棟土屋駐守在銀杏旁,青黛瓦片上落滿金黃色的杏葉,杏葉梳理著瓦片上的溝渠,梳理著瓦片下的時光。炊煙裊裊從這油墨畫中升起,若隱若現中,我突然模糊了,眼前的高嶺已勾勒出故鄉的模樣,它與世無爭,它安詳寧靜,永遠等待著歸鄉的步伐。我們的心中是不是都珍藏著一座美如高嶺的故鄉呢。

        尋覓,在那深山更深處。循著小徑而上,在一大片竹海的掩映下,我看見了它。它赫然將自己粗壯的根須、筋脈暴露于世。它盤龍錯節,張牙舞爪,崢嶸在時光的斷面中,一樹繁華掛滿枝頭。撫摸它粗糙的肌理,感受歲月的綿長與溫度。唐朝大將郭子儀的后裔們歷經了多少千辛萬苦才輾轉于此,把家安于此,他們把帶來的銀杏果拋至山中,不承想,為山谷帶來了別樣的風采,為山里的人們帶來了橙黃的溫暖與希望。我愿意相信這個傳說,恰如我愿意相信眼前的這株銀杏,它歷經千年,櫛風沐雨,血液里早已形成了穩定的高嶺屬性,也形成了能扛歲月風雨之淡然又堅強的品性。

        我想這便是銀杏之王吧,它統管群山大大小小的銀杏之子,深諳大山的節氣候令,也記錄著光陰里的悲喜歡欣??墒?,它也有痛吧,苔米翻蓋它的樹根,細小的干枯枝不斷冒出,最是那繁華之葉也是不能久留,風過,鳥鳴都能讓葉子離開大樹。葉子是屬于大樹的,可它們又不屬于大樹,它們自有它們的歸宿,它們的歸宿是大地,是大地上的生靈萬物,是一種向死而生的燦爛。

        我再一次止住腳步,在一株過早謝頂的銀杏樹前。葉去,樹空,干澀的樹杈直指蒼穹。細看這株樹,它的根部深扎大地,股股根系似在吸取大地深處瓊漿,我突然明白了,它的收勢是為了蓄勢,蓄積那無窮的向上的力量,來年獻給那一樹繁華。

        黃昏時的高嶺,萬物變得靜謐而空蒙。下山的人們腳步匆匆,高嶺宿集里陸續亮起燈。來自城里的人們把身心暫寄給高嶺。有人和家人在長桌前吃著晚餐,也有人蹺著二郎腿,坐在布藝沙發上觀看世界杯足球賽。幾聲鳥鳴濺落下來,竹海綠裙搖擺,五色梅藏起了身體的異味,三角梅嬌羞地低垂著頭,飄零的杏葉乘著晚風輕柔起來。此時,天人合一,我們也成了高嶺世界里的景,愉悅而無憂,感受著“空山新雨后,天氣晚來秋”的愜意與滿足。少時誤以為空山便真是山色之空,而今讀來,此乃王維心境之空也。山色有無中,這是一份禪意??站褪怯?,有能致遠,遠即是空。

        明月林間照,清泉石上流。盡興,披著月色,歸去。銀杏與鳥兒已安睡,溪流還清醒著,道路在腳下不斷延伸,月色輕盈,灑向山間?;赝邘X,空山不空,晚秋不晚,銀杏正黃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臣

       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: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-1

        Copyright ?2003-2019 by jgsdaily.com. 贛ICP備19004936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

  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
        狠狠干狠狠操_日韩美人妻有码无码专区_国产av毛片不卡_久久av无吗不卡